不知所语x

存个档。激动产物。

真的是 神清气爽。

You know nothing

   【去年写的生贺,整理手机的时候就发上来了,文笔渣还望各位不嫌弃(。・ω・。)】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大地上,不知名植物上的露珠闪闪发光。

   全新的一天啊。

   此时的莱格拉斯已经活动开了筋骨,准备吃早餐。虽说这里的早餐没有密林的花样繁多,但每天的牛奶面包却也美好的无可挑剔。

   不同于密林早晨的严肃与沉寂,人们在早晨忙碌的喧闹声似乎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莱格拉斯眯着眼睛,开始享受早晨的一切。

    莱格拉斯没有按瑟兰迪尔的指令去找什么神游侠,而是选择了这个宁静安逸的人类小镇。他在这里定居,过着重复却有趣的生活。

   门外传来阵阵敲门声。

   莱格拉斯抽出背上的双刀,在开门的一瞬,刀就抵在来人的脖子上。

   “殿下”来人向他行礼。

   利刃入鞘,莱格拉斯反身让出一条道来。

   这是几年来密林第一次来人。莱格拉斯继续吃饭,丝毫不奇怪一个小小的侍卫怎么找到这来。

   “殿下,”良久之后还是来人先开口,“五十年了。”

   所有人都知道精灵的寿命接近于永恒,又何必在乎区区五十年。莱格拉斯并未出声,只是在心中冷笑,那位名义上的父亲又怎会关心这区区五十年?

   “王希望您能回家”

   莱格拉斯注意到,侍卫用的是“希望”。

   平时不可一世骄傲的王者这次居然用了“希望”,这可真是难得。虽然不是他亲口所说,莱格拉斯还是感觉到了一些报复性的快感。

   “回家吗”莱格拉斯慢条斯理地停下手中的动作,似是不屑地张口“给我一个理由。”

    侍卫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似是无奈,或许还夹杂着几分不平。

    “因为王对你的爱不亚于任何一个父亲。”

    话音落下的一刹那,莱格拉斯感到自己努力压制了五十年的恨意随着幼时的记忆一同决堤而出,如海水般散布到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中去。

    当早晨他带着困意早早起床只为了和瑟兰迪尔共进早餐时,他没能得到瑟兰迪尔的一个眼神;当打雷时他不顾侍女的阻拦光着脚跑到瑟兰迪尔的寝宫中去时,他没能得到瑟兰迪尔的一句安慰;当他长大些,独自一人去猎杀蜘蛛凯旋而归时,迟来的瑟兰迪尔却因为错过门禁时间惩罚了他……

    莱格拉斯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头,微微发抖。他想试着装出全然不在乎的样子笑着讽刺回去,可他现在根本没办法伪装什么,那些痛苦和恨,太过于刻骨铭心,一旦挣脱了锁链,再锁上可绝非易事。

    阳光透过窗户洒满了整个屋子,但屋里的气氛并没有因为灿烂的阳光稍加缓和,反而变得紧张沉默。

    莱格拉斯的指甲狠狠的划着手心,他试图用仅存的理智让自己更清醒些,但身体却抖的厉害。

    终究还是恨意完全侵蚀了理智,此时的莱格拉斯犹如一头爆发的困兽,整个人游离在崩溃的边缘。

    “他根本就不配当个父亲!”莱格拉斯冲侍卫吼道“哪个父亲会把自己的孩子丢给侍女,然后撒手不管;哪个父亲会看着自己孩子害怕无助的样子置之不理,即使长大后怎样千方百计地补偿,又有什么用处呢。太晚了,来不及了!”莱格拉斯无法抑制的红了眼眶“小时候他甚至连一个微笑都没给过我,现在他凭什么要求我站在他的身边。”

    莱格拉斯试着克制自己的情绪,可自始至终都没成功过。

      每个人心里都会有那么一件事,一个人,像是禁地一般。而这些一旦被触碰,人们总会爆发,崩溃。

    

    “你走吧。”莱格拉斯突然开口,声音中还带点喘息“告诉瑟兰迪尔,永远别再来找我——即使打着爱的幌子”

    侍卫微微愣了一下,平静的开口“如您所愿,殿下。无意冒犯,只是不得不说,作为密林的王子,您知道的少的可怜。”

    侍卫站起身,行了一礼后朝门边走去。

    第三步时,他听见莱格拉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该知道什么?”莱格拉斯的声音平静了不少,但语气显然不怎么友好“如何一味顺从自己的父亲吗?”

    “不,殿下,但至少您应该知道些别的事情”侍卫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

     “比如?”莱格拉斯语气突然变得轻佻,其中还有些显而易见的讽刺。

     “比如,王对地毯的厌恶不亚于对任何黑暗势力;比如王的房间内除了各种条约文件外有一本幼儿食谱;比如王最喜欢的红酒自你五十岁起时就再没进入过王宫。那次你外出猎杀蜘蛛归来时,知道王为什么来迟吗,那是因为他就在暗处保护你,直到你进入密林。”侍卫顿了顿,轻轻地说“还有,莱格拉斯殿下,您最应该知道的便是,每位皇室的王子成年时都会迎娶一位公主。”

   随着侍卫的话音落下,屋内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莱格拉斯听到什么裂开的声音。

   他想起五十岁时和侍女抱怨过满王宫恶心人的红酒味;他想起王宫里每一个角落精致柔软的地毯,小时候的他曾在那里打滚;他想起每天早上花样繁多的早餐;他想起早晨瑟兰迪尔故意压低的说话声;他想起瑟兰迪尔来迟时鞋尖上的鲜血与泥土……

    莱格拉斯突然就红了眼眶。

    他现在才明白,原来他一直渴望的东西,他一直都拥有。而那些自以为刻骨铭心的恨,那些看似痛苦的记忆,全是自己固执的想象罢了。

   瑟兰迪尔给他的爱太多太多,只是大多数时候他宁愿让莱格拉斯误会一辈子,自己痛苦一辈子,也不想对任何人包括他自己承认这一切。

   而莱格拉斯,他太爱瑟兰迪尔,也太渴望得到瑟兰迪尔的爱,渴望到忽视了周围的一切。而最终这种爱变成了偏激的恨,使他在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

    莱格拉斯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清晰的记忆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他瑟兰迪尔是如何付出,而他又是如何回报的。

    精灵的永生从来都不是上天的馈赠,而是一种折磨,让他们在永恒的时间里看着爱人一个个离去,最终孤身一人。

     

    “殿下,马就拴在外面,如果您愿意,即刻便可启程。我会在外面等您。”

    莱格拉斯听见马的嘶鸣声。他随手抹了下眼眶,然后站起身。

   五天后。

   “Welcome home,my son”瑟兰迪尔站在王宫外,看着两道身影从天边飞驰而来,在距离他一步的地方停下。

   莱格拉斯翻身下马,俯下身行礼。然而当他再抬头时,瑟兰迪尔那深蓝色清澈的双眼正注视着他,仿佛还有些水雾。

    侍卫早已悄悄退去,现在的父子二人的确需要些独处的时光。

    瑟兰迪尔什么也没说,只是拍了拍莱格拉斯的肩膀。倒是大角鹿亲昵的蹭了蹭他的手。

    “Ada”莱格拉斯低声道“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永远不会。”

 

 

陌生与熟悉(改)

【题目】

冬兵会在Steve熟睡的时候悄悄看着他,握着他的手。

早晨,太阳初升。
Steve正沿着一条小路跑着,路的尽头是布鲁克林,那个曾经创造他的地方。Steve深吸一口气,他现在已经感觉到布鲁克林那独有的气息了,这让他加快了脚步。
Steve的余光扫到路两边的花草,生长的整齐而旺盛,这让他心情更加舒畅。暖暖的阳光给远方的布鲁克林镶了一层金边,这让它显得更加温馨。
Steve一步步的跑着,他想尽快回到那里去,拜访每一条街,每一个巷口,每一户人家还有他的Bucky。
然后眼前的景色开始变化,极致的黑如海啸般向他涌来,带走了所有。完全的黑暗使Steve有些慌张,他再次加快了速度,在黑暗中朝某个方向跑去。永无尽头的黑暗就这么围绕在他身边,挥之不去。
不知跑了多久,黑暗一点点的消散,天亮了。
Steve眼里划过一丝复杂隐晦的情感,眼前是绵延不绝的雪山和一条长长的钢丝绳。
然后他向前走去。Steve不安的想停下,发现身体的控制权根本不在自己手里。
Steve绝望了。
他就看着他自己和Bucky一起在火车上战斗,Bucky为了他捡起盾牌,然后被巨大的冲击力打出火车。
所有事情都和原来一样。
他没能抓住Bucky的手。Bucky就用一种永别的眼神望着他,然后快速坠落。然后Steve靠在车外哭了。凌冽的寒风吹的脸颊生疼,即使是美国队长,也阻止不了人必然的生死。
场景迅速变化着。Steve想让它停下,却发现无从下手。眼前温暖的色调,深绿的军装,Bucky给他的一个拥抱,一句关心’在我回来前,别做傻事’
Steve几乎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只有再经历一次,他才会发现,原来在他的生命中,最爱他的那个人,把对他的爱揉碎了散布到他生命中每一个角落,只是常常他不会发现罢了。
现在他发现了,他的爱和那个人的爱。
快停下!他近乎疯狂的喊出,别再这么折磨我们了!
场景又一次变化,他看见爆炸引起的大火使他和Bucky现在对面,Bucky扒着栏杆朝他喊’NO,WITHOUT YOU!’
Steve笑了,平静的有些可悲。瞧瞧,他的Bucky是怎么对他的,他又是怎么对Bucky的。
眼底的情感再也藏不住,自责和后悔快要溺死他。他知道,他该坠入无尽的绝望的深渊了。
他放弃了,他迅速坠落回了无尽的黑暗。
他看见一把利刃劈开黑暗,混沌中,这把利刃一直在帮他,为他开路。
Steve就跟着它一直走,它似乎有一种让Steve无条件信任的力量。Steve知道自己熟悉这种感觉,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嫩嫩的草绿取代了黑色,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生机勃勃的草坪。Steve走过去,躺下。
一切都安静了,他这次沉沉的睡去了。
Bucky在床边看着他,眼底一种关怀的情感显而易见,他不必在这隐藏什么。
Bucky握住了Steve的手,紧紧的握住。
然后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
天亮了,Steve睁开眼睛。自从Bucky回来,他几乎天天做这种梦。
当绝望慢慢替代空气围绕在他身边时,总会有一股力量带领他走出那里,重归平静。
那种利刃般的力量很熟悉。Steve感觉到可以无条件的信任它,就像多年的老友。
Steve觉得,这也许是他对Bucky的爱。这几年来,Bucky这个名字让他挺过不少困难,作为他的信仰。
现在的Bucky更让人感到难受。Steve 一直试图帮他找回被冰封的灵魂。不过最近好像有那么一点效果。
Steve翻身下床,多年的军旅生活让他的作息时间变得极为规律。
简单的洗漱过后Steve去隔壁找Bucky,他们一起去了前面的训练房,每天早上不轻不重的打一架对两个老冰棍来说是一种很好的交流感情的方式。
Steve一拳挥上去,Bucky很快的躲过,然后找准空隙,向Steve的肚子上踹了一脚。忍着疼痛后退,Steve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就像那个七十年前打架从不认输的小个子。
虽然不用盾牌的Steve显然有些不太习惯,但还是能和Bucky打成平手,在第三次平手之后,今天的感情交流就结束了。
Bucky干净利落地握住了结束前的最后一拳。
当两人皮肤相互碰撞的一刹那,Steve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凉凉的感觉由手臂中的神经传给大脑,Steve觉得出奇的舒服。他莫名其妙的觉得他就像一直以来带他逃出那个梦境的力量。
他自己也很难确定是或不是。关于它,Steve唯一记得的就是一种凛冽却不失温暖的感觉。
一秒过后,他们放开彼此,后退一步,各自回屋里洗澡。
Steve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浪费过多的脑细胞。或许是他今天有些敏感,Steve这样想。
* * *
他们去了街角的那家早餐店,那里的东西一直很不错。
Steve顺手拿起旁边报纸篮里的一份报纸,聚精会神的阅读。说实话,他一直不太习惯每天目不转睛的盯着小小的屏幕看来看去,这奇怪死了。
“Bucky,”Steve凑了过去,把报纸递到他面前“这家新开的酒吧看起来不错”
Bucky看了一眼,美国队长&冬日战士同人酒吧。怎么还会有这种东西存在,Bucky想不明白,还是点了点头。
Steve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点。按耐下急切的心情吃了早饭,和Bucky一起去酒吧。
* * *
大早上的酒吧几乎没有人,Steve和Bucky一人点了一杯酒,慢慢欣赏墙上的海报。
大多数都是关于Steve的,Bucky的只有几张不太清楚的照片。坐在吧台上的Steve一转头,看到了一只吧唧熊。
它做的很逼真,连左臂都细心的包上铁片,还贴了颗五角星。此时它正和美队熊一起躺在橱窗里。
Steve叫来了店长。“我能买下那两个公仔吗?”“对不起,先生”店长是个温柔的女孩“这些我们不外卖”“那真可惜”Steve如是说到。“我可以送给你吗?”女孩笑到“那位先生看他们好久了”说着指了指正看着橱窗的Bucky。她把两个玩具拿过来,对Steve说“你们都会是不错的一对”
Steve不知道她说的是熊还是人,反正都一样。
他把美队熊递给Bucky,自己留着那个吧唧熊。Bucky什么也不说,就看着Steve手里的吧唧熊。Steve在心里叹了口气,默默的把吧唧熊递给他。
Bucky把他们放在一起,然后吧唧熊就牵住了美队熊。Bucky就看着它们,什么都不说。Bucky心里觉得这才是两个玩具最好的结局。他们可以一直陪伴彼此,不用考虑人类的生老病死。
那一瞬间一种平淡的幸福感包围了Steve。他总固执的认为只有恢复记忆Bucky和Winter Solider的灵魂才能真正的融合到一起。
看来,爱也可以。
等他们走出酒吧时,已经是中午了。两个老冰棍就在那坐了一上午,相顾无言。走的时候Bucky还不忘拿上那两只玩具熊。
真是美好的一个上午。
* * *
他们要去参加复仇者的例行聚会了。这次Bucky没带匕首。
Tony依旧没完没了的满嘴跑火 车,中间伴随着Jarvis的吐槽和众人毫不掩饰的笑声。
Bucky已经慢慢接纳他们了。
* * *
下午队长要和复仇者们一起开会。Steve把他托付给了Jarvis。他只是担心Bucky在他不在的时候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到Bucky似乎并不买账。
不过Jarvis倒是挺愿意的,毕竟Bucky不像自家Tony那样不安生。
Bucky就安静的待在一个房间里,自己思考什么。他已经能发现自己潜意识里爆发的情感以及对Steve的关心和信任。
他们的时间还有很多,Bucky觉得那段记忆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轮廓了。
Steve下午的会开的特别顺利,除了偶尔走走神什么的。
* * *
晚饭是Steve和Bucky两个人去外面吃的。据说附近有家中餐店不错。
到了晚上,Steve向Bucky道了晚安,各自回房休息。
* * *
几乎相同的梦。七十年前的往事2被打乱顺序,以一种随机的顺序铺天盖地的向Steve席卷而来。
那些事件在Steve的脑海中一遍遍的倒带,重放。每一个细小的动作,每一个温暖的笑容,每一个人,每一句话,都让Steve有落泪的冲动。Steve看着自己一遍又一遍的放开Bucky的手,Bucky有一次离他而去。Steve也放手了,任由自己坠入黑暗中。
然后那和力量重新出现。引领着他重新走向光明。
Steve睁开了眼睛,他看到的是握着他的手的Bucky。Steve只是看着他,眼中充满了失而复得的喜悦。
Bucky突然记起来了,七十年前布鲁克林的空气,那个小个子Steve,自己温暖的笑容。
“Steve”他说“我记起来了,关于布鲁克林的一切。”
Steve只觉得一股巨浪扑面而来,他就现在水中,高兴的快要窒息。此时此刻他眼前只有Bucky的笑容。他不知道是七十年前的笑还是现在Bucky的笑。
这已经不重要了,他此刻正清楚的感觉到,七十年前布鲁克林那个温暖的灵魂正和Winter Solider的灵魂慢慢融合,而他们一直被遗忘的情感,也在这一瞬爆发出来。
Steve知道,即使他们两人在时间的洪流中彼此远去、遗忘甚至是互相杀戮,都不能抹去他们在彼此灵魂中留下的印记。而只要再次相遇,那些印记一定会像是一盏明灯,指引着他们,穿过浩瀚的人流,走向对方身边,让彼此的生活慢慢重叠,并用自己的一生去履行世界上最美的诺言——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Steve突然就红了眼眶,他注视着那个他深爱的眸子。此刻,那里正如星空般耀眼。那些在布鲁克林的点点滴滴,都化为一颗颗明亮的星,指引他们在黑夜中继续前行。翻身,Steve堵上了Bucky的唇。

* * *
这篇文章是又改的【因为字数问题】,想给人一种平平淡淡的感觉。因为我觉得即使是超级英雄,也会有最平凡的一面。
Bucky于Steve来说,是虽曾失去幸而复得的人;而Steve于Bucky来说,则是一盏明灯,在不知不觉中引领他走向自己内心深处的世界。两人相辅相成。还有就是个人觉得把Steve写的有点弱,因为开头的噩梦神马的。
有点文不对题的感觉啊,总觉得文章和题目切合的不够贴切。
写到最后有一种塞甜甜附体的感觉,连话都说不利索了-_-||。

陌生,熟悉

【题目】
冬兵会在Steve熟睡的时候悄悄看他。他会握住他的手。


Steve和Bucky同居了,睡在一个屋子里,两张床上的那种。尽管是这样,Steve也高兴了很长时间,Bucky以前可是连复仇者例行聚会时都要随身带匕首的。
Bucky的动作静的出奇,有好几次他已经掏出匕首了,Steve才反应过来。不过Steve可不在意这些,他一直相信,Bucky是不会伤害他的。
不过最近Steve晚上每次都睡不好,他总感觉手被什么东西握着,或冷或热,他也曾想过是Bucky,但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或许是幻觉吧,Steve这样安慰自己。
又一个早晨,Steve带着困意醒来——他昨天梦到Bucky了。
和现在的Bucky不同,那时的Bucky给人一种暖暖的邻家大哥哥的感觉,即使是Steve生命中最艰难的那段时光里,Bucky也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然后Bucky掉下去了,在那个雪山,他们最后对视了最后一眼,然后Steve以为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还好,Steve这样安慰自己,现在Bucky又能现在我身边了,即使不是一个完整的bucky。
七十年一次次的暗杀和冰冻生活使Bucky的自我保护意识非常强烈,即使是面对自己曾经爱的人,身体的本能也会使Bucky在Steve靠近的一瞬间拿起匕首。不过不同于往日现在的Bucky会在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之后放下它,或许还会附上一个有些歉意的眼神。
不过现在,Bucky成功的克服了它,至少在Steve靠近并和他有肢体接触时不会去那匕首这类有攻击性的武器,甚至……Steve觉得Bucky或许还有一点愿意?
Steve马上放弃了这个荒谬的想法,顺便在心里踹了它几脚,怎么可能!
不过,也许呢?
Steve并未再多想,翻身下床,果然,Bucky已经在沙发上等他了,桌子上放着一杯牛奶和一个空杯子。
嗯,Steve很高兴,因为以前Bucky总是只倒他一个人的。
在喝完牛奶又吃了点面包什么的后,他和Bucky去了训练场。
他们总是习惯每天早上去训练场无伤大雅的打一架,这对于两个互相沉默的老冰棍来说是很好的交流方式。
Steve一拳挥上去,Bucky很快的躲过,然后找准空隙,向Steve的肚子上踹了一脚。忍着疼痛后退,Steve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就像那个七十年前打架从不认输的小个子。
不过不用盾牌的Steve显然有些不太习惯,第三次挥拳被Bucky挡下时,今天的感情交流就结束了。
不过Bucky并没有很快的放开Steve,金属臂独有的一丝凉凉的触感通过手部神经传回脑内,Steve感觉有点熟悉,就像……这几天晚上手里那个温度。Steve抬眼望了望Bucky。
Bucky迅速收手,率先走去浴室,留Steve一个人在原地思考着什么。
也许,真的是Bucky呢
今天Bucky洗的似乎有些慢啊……
Bucky出来后Steve进去洗。打开门,一股暖意扑面而来。浴室被收的很整齐。
Bucky思考着什么,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Steve已经开始期待晚上的到来了,他急切的想验证他的猜想。
无所事事的坐了一上午,Steve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如此漫长。
中午的复仇者聚会,他也有点心不在焉的。Tony并没有放过这次机会,趁机和Steve开了几个善意的玩笑。
下午Steve决定找点事干,Bucky在练习格斗,和Tony一起。他去找了Clint, 他突然觉得,偶尔练练射箭什么的也不错。
就这样熬到了晚饭时间,Steve几乎快要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好几次差点无缘无故的笑出来。还好Tony不在,Steve这样想,他可不想这点小心思被公之于众。
Steve和Bucky都是作息时间很规律的人,一般十点就会睡觉,躺在床上,Steve呼吸均匀,他迫使自己进入潜眠状态。
Steve一分一秒的计算着时间,差不多十二点多的时候,一个凉凉的东西,握住了他的手。
Steve感觉到那是Bucky的左手,他早就该知道的。Steve心里就像刚恋爱的小女生一样,甜蜜幸福。
冰凉的感觉逐渐消失,Steve感觉到Bucky的左手上有了自己的温度。他突然觉得,七十年前和七十年后的Bucky都在这里,用一颗温暖的心,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守护着他。
Steve从来都不认为现在的Winter Solider是陌生的,即使是他掉下去的那一刻,他还相信,Bucky还在。当然,Steve用生命证实了这个想法。
在Steve心中Winter Solide和Bucky两个相同却又不同的灵魂正在慢慢重合,向彼此问好。而他们一直被压抑的情感和记忆,也随着时间一点点的在重现着,重现着两个年代最重要的人,最重要的情感。
Steve知道,即使他们两人在时间的洪流中彼此远去、遗忘甚至是杀戮,都不能抹去他们在彼此灵魂中留下的印记。而只要再次相遇,那些印记一定会像是一盏明灯,指引着他们,穿过浩瀚的人流,走向对方身边,用自己的一生去履行世界上最美的诺言——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Steve突然睁眼,对上那个他深爱的眸子。此刻,那里正如星空般耀眼。那些在布鲁克林的点点滴滴,都化为一颗颗明亮的星,指引他们继续前行。翻身,Steve堵上了Bucky的唇。

本来这篇文章想给大家的感觉就是一种淡淡的温馨感,前面的铺垫有点过多【希望给大家一种自然的感觉】,以至于高潮部分不会太突兀,但高潮部分描写又太少。人物性格的部分不符合也是一个问题,Steve和Bucky的性格没有把握的太好,个人觉得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 ̄ω ̄=蠢死依旧不会艾特